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全年免费资料 > 白露:又是一年葡萄甜看葡萄与敦煌壁画的历史

http://uuurl.com/tpt/169.html

白露:又是一年葡萄甜看葡萄与敦煌壁画的历史

时间:2019-08-16 00:46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签到排名:今日本吧第

  本吧因你更出色,明天继续来勤奋!

  本吧签到人数:0

  夜间,空气中的水汽遇冷凝结成露水,附着在草木上,纯洁无瑕、明亮可爱,便有了古籍中的“八月节,阴气渐重,露凝而白也。”

  图片源自收集

  而敦煌四时分明、光照充沛、温差较着、空气干燥,加之本地特有的沙质土壤,为优良鲜食葡萄供给了优胜的发展前提。

  敦煌种植葡萄、食饮葡萄的汗青由来已久,是“有故事的女同窗”。

  葡萄本来的名字更有古意——蒲陶(也写作“蒲桃”)。

  据《汉书·西域传》所载,蒲陶种是往来西域的汉使从大宛(古代中亚国名,大约在今费尔干纳盆地)采归。其时大宛国及其周边地域出产葡萄,并已控制葡萄酒的酿造和存储手艺。

  遥想昔时,张骞出使西域,“凿空之旅”打通了中国和中亚、西亚以致南欧的“隔膜”,同沿途列国成立起敌对往来,各地的位置、生齿、军力、特产等,张骞都逐个得以领会。

  莫高窟第323窟 张骞出使西域 初唐

  公元前119年,张骞再次出使西域,华夏与西域之间的丝绸之路愈加通顺,交换愈加亲近。西域的音乐跳舞、农作物等接踵传入中国。

  丝路重振敦煌,天然留下很多中西“交换”的踪迹,葡萄就是此中之一。自此,敦煌不只起头种植葡萄,还擅长以葡萄酿酒。

  在古代近东地域,葡萄与葡萄藤是天然界繁荣多产的陈旧意味,代表精力糊口和生命再生之意。

  释教艺术中,菩萨也有时手持葡萄,大概寄意精力世界的充盈甜美。葡萄果粒繁硕,枝叶延伸,则被人们寓以子孙绵长、家庭畅旺的夸姣希望。于是便有了各类各样的“葡萄纹”。

  “葡萄宫锦醉缠头”,是丝织品上的葡萄身影;瑞兽葡萄纹铜镜,是铜镜上的葡萄荣耀;还有花砖、瓷器、壁画、石刻上也有葡萄纹的回忆。

  隋唐画匠将葡萄绘进敦煌壁画,各类各样的葡萄纹饰,成为敦煌壁画的典范图案、敦煌石窟艺术的主要构成部门。

  莫高窟第209窟 葡萄石榴纹藻井 初唐

  莫高窟第322窟 葡萄石榴纹藻井 初唐

  除了大量用作了窟顶藻井主纹饰,壁画边饰中也有呈现标致的葡萄纹样式。

  莫高窟第322窟 缠枝葡萄纹边饰 初唐

  葡萄串、葡萄叶随缠枝波状弯弧分布,葡萄串一种为写实形,一种为花形,与葡萄叶相间绘饰。色彩有青、绿、红、赭、白,对比明显,清新顺眼。

  在如许葡萄纹饰前,不难嗅到清爽的田园气味。“西园晚霁浮嫩凉,开尊漫摘葡萄尝。满架高撑紫络索,一枝斜亸金琅珰……”,唐人的诗句中将葡萄比作金铃铎,大要葡萄那时仍是引种不甚普遍的珍贵生果吧。唐代壁画中的葡萄纹也显出一种繁复富丽之美。

  作为最早将西亚葡萄传入华夏的第一站,古代敦煌亦是当之无愧的“葡萄名城”。种植葡萄,也就成为了敦煌农人盈收致富的向阳财产。

  据唐代敦煌文献可知,唐代附属于沙州(即今甘肃省敦煌市)的石城镇北有“蒲桃城”。

  《沙州伊州地志》中记录,唐贞观年间(627—649),中亚地域的康国大首领康艳典东来,在隋末战乱烧毁的鄯善镇重建胡人聚落典合城(石城镇),并在其北四里处建“蒲桃城”,种葡萄于城中。

  敦煌文献 《沙州伊州地志》局部

  无核白葡萄 (图片源自收集)

  虽被叫做“无核白”,果实现实是嫩得发黄的绿色,明亮透亮。葡萄果粒虽个头不大,但颗颗丰满有弹性,入口甜美,含糖量18%-23%,可谓“葡萄界俊彦”。

  红地球葡萄 (图片源自收集)

  红地球葡萄,又叫“红提”。它的果皮呈暗紫红色,果粒坚实,汁多肉脆,清甜爽口。红地球的个头要大出无核白一倍还多,在浩繁鲜食葡萄品种中,因果粒不易零落、不易被压伤、耐储运而胜出。

  “秋夜长,殊未央,月大白露澄清光”,是王勃三两笔就勾勒出的白露气象。

  遇此时节,最美的自是明亮剔透得闪光的叶上露水。

  但吸风饮露那是仙人才有的境地,“满筐圆实骊珠滑,入口甘香冰玉寒”,摘颗露水般明亮的新颖葡萄送入口中,整小我霎时被甜美充盈点亮,才是白露时善待本人的首选。

  久经岁月考验,今天敦煌品类繁多的葡萄里,数无核白和红地球两大品种最为优良。

  @八千代注册成功你阿谁旧事过时了,这个才是最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