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正版资料大全 > 西泠印泥 贵如黄金

http://uuurl.com/xlyn/73.html

西泠印泥 贵如黄金

时间:2019-08-06 09:04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记者 余夕雯 摄影 严嘉俊

  比来,网上传播着一个帖子,内容大致是外埠旅客来杭州旅游,最值得带归去的伴手礼是什么?点开一看,排名靠前的根基满是吃的——山核桃、西湖藕粉、吴山烤鸡、杭白菊、老杭州糕点、西湖龙井……但在浩繁美食两头,一个高耸的名字亮了——西泠印泥。

  自小接管国粹教育,在杭州待了十多年,自认为熟知杭州文史的小月月看到这个“西泠印泥”也是蒙了,“怎样会有这个?这个莫非很出名?”

  西泠印泥传承至今曾经跨越百年汗青,一块质量上乘的西泠印泥,几乎能当传家宝。

  为什么西泠印泥这么贵?它跟通俗的印泥有什么区别?

  西泠印泥 此刻长短遗项目 昔时一度不公开售卖

  “西泠印泥”此刻是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西泠印社社务委员会为其义务庇护单元。传闻我们要采访西泠印泥,西泠印社社务委员会特地帮手联系上了该项目第四代传承人曹勤师傅。

  西泠印泥的制造点几经辗转,从本来社址“山水雨露藏书楼”到“竹阁”至“凉堂”,后转到大运河旁的A8艺术公社。本年又方才落户新址——叶青兜路73号。工作室进门左手边,就是一面荣誉墙,说起这些,曹勤很骄傲,“门外汉看来,我们做印泥很像是后勤工作,但这是西泠印社除了金石篆刻外(西泠印社的“金石篆刻”是国度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第二个非遗项目,有上千道工序,绝对是要心怀敬重的。”

  这种敬重,要从西泠印社成立之初说起。

  清代做印泥最出名的处所有三个:福建漳州的丽华斋、北京的荣宝斋,还有就是杭州的西泠印社。

  清光绪二十九年,“人以印集、社以地名”,丁辅之、王福庵、吴石潜、叶为铭四人在西湖的西泠桥边创立了以篆刻、书画创作为主的西泠印社。除了吴石潜,其余三位也是西泠印泥的最后研制者。

  其时,西泠印社研究印泥的目标很简单。大师都感觉印章是一幅作品的点睛之笔,而决定印章黑白的环节就在于印泥。所以,制造出最好的印泥,成了他们的配合方针。

  为了找寻制造印泥的最佳材料,他们亲身去湖北采集质量上乘的艾草,也已经去湖南矿区挖掘最好的朱砂。这种不计成本的制造方式,使得一种说法在其时广为传播:一两黄金一两泥。

  这些印泥一度不公开售卖,奇怪程度不亚于贵族豪侈品。只要西泠印社的社员才有资历享用这些其时全国质量最好的印泥。

  阿谁时候,北京荣宝斋的印泥名气也很大。出于地舆上的劣势,荣宝斋的印泥自创制之初就以供奉皇室而名闻全国。而杭州的西泠印泥多为民间书画家所用。

  顶级的印泥 会用24K黄金 也有几十块一盒的入门级

  西泠印泥讲究师徒相授,传播有序。曾任西泠印社总干事的韩登安先生,是西泠印泥的传人。解放当前他的弟弟韩君佐佳耦也传人。其时印社制泥的还有张鲁庵先生的“鲁庵印泥”。后来,印泥制造身手口耳传承到韩登安的大门生茅大容先外行里,他不只承继了韩登安的西泠印泥制造身手,也吸收了张鲁庵先生的长处,构成一门独门身手。

  此刻,这门身手传到了曹勤手里。在他看来,制造印泥的人,必必要有金石篆刻的学问,只要懂得篆刻,才有资历鉴赏印泥的好坏。“我18岁进西泠印社,就是跟着先生先学篆刻、书法,然后才有幸跟着师傅学制印泥,每个步调都来不得一点草率。”

  工作室里摆着一杆老秤,至今沿用着陈旧的十六进制计量体例。教员傅用小平铲将打制好的印泥切下一块,搓成球状,过秤后,装入扁平瓷罐,然后拿纱布从边缘起头将印泥悄悄拍扁,盖上瓷盖。由于满是纯手工,像如许的印泥,曹勤和两位教员傅一路,一天也只能出产不到一百个。

  西泠印泥用的原料都是中药材,除了朱砂、艾草和蓖麻油,还有其他几味保密的配方。

  那么,西泠印泥到底有多贵?曹勤跑到工作室里间,从柜子里不寒而栗地捧出一个锦盒,打开印泥,上面竟然盖着一层24k金箔,用这个印泥钤印出的印花用高倍放大镜看,都是24K9999的黄金结果。

  难怪有人说,西泠印泥如黄金,真是一点不假。

  国内卖价最高的印泥就是西泠,印泥利用的计量制是16两制,古法纯手工制造的每两印泥目前的价钱是2千元摆布。

  当然,考虑到市场的需要和普及性,西泠印泥按照原料的品级也分为不划一级,只要顶级的才会配上黄金,一般入门级的,售价在50元摆布一盒。

  西泠印泥选材:

  今天,西泠印泥仍保留着保守古法制造。曹勤演示了几个制造印泥的步调,他引见,印泥的颜色调配,分天然矿物原料与化工原料两种,一般市场上几块钱一盒的通俗印泥,多用的是化工原料。而西泠印泥对峙利用矿物原料,颜色艳丽,并且可保留数百年不褪色。

  西泠印泥的次要原料是湖南矿区的朱砂,分豆瓣砂、六角砂等好的六方晶体朱砂。越是好的原料,碾磨时越不会起灰。朱砂又分朱砂和朱磦两类,朱砂赤红,朱磦偏橙红,相当于口红的分歧色号,并不影响质量。北方文人骚人多爱用炙热的朱砂红,而南方人喜好高雅婉约的朱磦印泥盖章。

  制印泥用的艾草,与蒲月端午挂在自家门梁上的艾草有很大分歧。印泥用的是单瓣艾草,后者则是相对廉价的双瓣艾草,单瓣艾草的质地坚韧,在印泥制造中充任着“骨架”的感化。

  上乘的艾草采摘下来,频频晾晒后,有一道工艺很保守,是靠师傅用手搓光外表的青皮。学艺的人一起头往往会搓出一手掌的血泡。搓成细细的艾线,之后,是别的一道保守工艺,叫“打绒”,把搓了皮的艾叶绒打得越细腻,获得的质地就越不变,越能包管印章和印泥接触时不黏毛。

  制造印泥,新颖的蓖麻油并不受接待,需颠末伏天暴晒的“伏油”才是最佳选择,油越陈越好。上好的顶级印泥油,要在屋顶晒台上暴晒三到五年,以至十年。有点像酿酒,端赖时间。晒得越长,水分越少,油越厚,做出的印泥越好。

  查验印泥的质量凹凸最好的法子就是“钤印”,通俗点就叫盖图章。西泠印泥质地细腻,印面平均不拉丝。另一个特点是冬不凝固、夏不出油,有一个简单的查验法子是丢到速冻箱里,放一会儿再拿出来,听说经得起考验的西泠印泥是不会凝固的。也能够用火烧印,好印泥在火烤之后仍会留下踪迹,若是是化工原料合成的则会霎时化为灰烬。